Sustainable: 可持續;非永續

Sustainable: 可持續;非永續

作者:數碼阿叔/柏基建築師,歲次辛卯年二月寫於臺北

就在幾個月前,在網際網路上的某個論壇裡,有一位正在大學裡唸建築系的年輕朋友問我:
『一座建築物的壽命可以有多長?』
我記得當時是這樣跟他說的:『人類的生命無法永續,時辰一到,塵歸塵,土歸土。一座建築物的壽命同樣無從永續,但是它在所依存的環境中是可以具有"可持續性"的,這要看這座建築物的設計者與使用者用什麽樣的態度和作爲對待這座建築物!』

什麽是可持續性?建築師的作爲和態度爲何會左右建築物的可持續性?這是個很有意思的課題,值得我們花時間討論。

在這裡我們要談談“可持續性”這個名詞,它體現於給建築和環境建立一種具有可能“持續”的選擇性。當前經常有人整天侃侃而談什麽“可持續設計”(sustainable design),然而在我們臺灣的建築領域裡,這個可持續設計十足是個"過鹹水"的外來物。不單如此,包括被動式設計(passive design)等等,它們都是晚近才在我們這裡出現的新鮮東西。所以千萬不要自己去對號入座,別把可持續設計硬拗成是我們固有的優良傳統。

可持續性原先在英文裡叫做“sustainability”,是從“sustainable”(可持續)這個字轉化而成的名詞。“可持續”的意思指的是“對於可以展延現有狀態的一種選擇性”,是對於未來狀態的一種期望,沒有任何必然發生的肯定性。

在建築領域裡,對於這裡所說的“現有狀態”,指的是建築物落成進入其使用階段時,建築物與環境的現狀。狀態的建立者(建築師)跟將來是否要展延這個現有狀態的發動者(建築物使用者)不是同一個個體,使用者是否真的會如同原先期望的那樣讓狀態展延,選擇權在於建築物的使用者,不在其他任何人手上。

在英文裡“sustain”用於指述是對生命、生存的“維持、支撐或持續”的一種狀態,至於後綴的“-able”,學過英文的人都知道它指的是一種“可能、可行或可以”的意思,兩者合在一起,不用說就去除了sustain裡面的肯定成份。

既然沒有發生的必然性,對於sustainable這個詞就不應該把它翻譯成“永續”,永續這個名詞的詞意含括了“必然發生的肯定性”,詞意很優美,聽起來也很感性,用在文學詩歌裡很上乘,但是並不適合用來描述用在建築和環境上這種非必然的“sustainable”。我們對於觀念性的名詞進行中譯命名必須要嚴謹而準確,不能只憑著自我感覺良好就行了。海峽對岸的學者把“sustainability”翻譯成中文爲“可持續性”,我認爲這是一個恰如其分的準確譯名。

接著我們來看看國外對於可持續性(sustainability)的一些定義性言語:
Sustainability is “providing for the needs of the present without detracting from the ability to fulfill the needs of the future. "
可持續性是『在滿足未來需要的能力不受减損的前提下,備便現今的需要』。

“Everyone talks about sustainability, but no one knows what it is. " (Dr. Karl-Henrik Robert, founder of the organization The Natural Step)
『每個人都對可持續性侃侃而談,但是却沒人瞭解它究竟是什麽』
說這話的是The Natural Step組織的創建者Dr. Karl-Henrik Robert。

“Humanity must rediscover its ancient ability to recognize and live within the cycles of the natural world. " (The Natural Step for Business)
『人類必須重新去發掘其古老的能力,去認知與生活在自然世界的周期裡』

Development is sustainable “if it meets the needs of the present without compromising the ability of future generations to meet their own needs. " (Brundtland Commiss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如果發展的結果符合當代人的需要,又不危及子孫後代滿足他們需要的能力』,這樣的發展是可持續的。
(聯合國布倫特蘭委員會,Brundtland Commiss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To be sustainable, “a society needs to meet three conditions: Its rates of use of renewable resources should not exceed their rates of regeneration; its rates of use of non-renewable resources should not exceed the rate at which sustainable renewable substitutes are developed; and its rates of pollution emissions should not exceed the assimilative capacity of the environment. " (Herman Daly)
要成爲可持續,『一個社會需要滿足三項條件:可再生資源使用的比率不應超過其再生率;使用不可再生資源的比率不應超過對可持續再生替代品開發的比率;並且污染排放的比率不應超過環境的同化能力』
說這話的是世界銀行資深經濟學家赫爾曼戴利(Herman Daly)。

“Sustainability is a state or process that can be maintained indefinitely. The principles of sustainability integrate three closely intertwined elements – the environment, the economy, and the social system – into a system that can be maintained in a healthy state indefinitely. " (Design Ecology Project)
『可持續性是一種可以無限期保持下去的狀態或過程。可持續發展的原則是把三種緊密關聯的要素"環境、經濟與社會制度"整合成爲一個可以無限期保持一種健康狀態的系統』

“In this disorganized, fast-paced world, we have reached a critical point. Now is the time to re-think the way we work, to balance our most important assets. " (Paola Antonelli, Curator,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and Design, New York City Museum of Modern Art)
『在這個紊亂的、快節奏的世界裡,我們已經到了臨界點。爲了要保持我們最重要資産的平衡,現在是重新思考我們工作方式的時刻』
紐約城市現代藝術博物館建築與設計部,館長Paola Antonelli

上述這些定義性的言語在在說明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對於“可持續性”,當前我們所能做的就只是爲將來建立一個可以維持現狀的機會,並非經過我們的任何作爲就能够創建什麽永續的必然性。對於“可持續” (sustainable)在建築設計裡的具體做法以及實施的時機,我會在其它博文裡繼續陳述我的觀點。

緣何建築師對建築設計的作爲和態度會左右建築與環境是否具有可持續性?

我們都知道,建築物的設計階段雖然是“依法”專業分工協作的團隊合作,但是在這個設計階段裡各項工作實際上是由建築師所主導,並且在初始的概念設計階段通常都是在建築師手裡直接掌握。建築師運用建築學、工程學、社會學、物理學這些跨學門的知識,對建築物的空間體量、機能、結構體系、建築性能、環境依存關係等等進行物理層面的謀劃,另一個角度是從美學、建築思想的範疇對建築物的形式和風格提出在精神向度層面的砌築。準此成形的設計决策,事實上已經確定了這座建築物的整體格局和規模,使得設計後期的所有工作都會在概念設計决策的框架下發展。實際上,也同時决定了建築物日後在整個生命周期中跟自然環境間的相對關係,是相互融合也好、是互相對抗也好,事後很難再做出什麼本質上的改變,這一切都在設計建築師的一念之間。

因此,在建築概念設計階段,唯有建築師根據可持續的理念順應自然環境的節律變化,給建築物加進了跟自然環境融合的內涵,才能構建出可持續的可行性。任何事後對建築物添加設備、設施的行爲只能營造出可持續的假像,骨子裡並沒有任何實質的可持續可言。

爲什麽這麽說?以往這些年,由於人類社會經濟的持續發展,生活水準快速的提升,許多人盲目的追求經年不變的所謂標準生活環境。其結果是經由科技利用高性能設備去改變生活空間的自然氣候節律,讓人類常年生活在過度受保護的人工環境中,大幅度降低了人類對自然環境的適應能力。根據達爾文先生進化論中所揭示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當自然環境因爲人類過度消費而劣化達到某個臨界點的時候,人類如果喪失了對惡劣環境的適應能力,也就是地球上人類被自然淘汰而滅絕的開始。

由是之故,建築師在建築設計的理念上,首要的是面向人類與自然環境的關係進行反思,在態度上要具有對於人類怎樣跟地球同化的關懷,更多的是要具有對自然環境的順從,不要白目的企圖運用現代技術作爲手段去干涉或扭轉自然氣候節律的變化。這一切都得實事求是的體現在建築設計中,給建築物的使用者建立一個能跟自然環境完全親和的生活空間,讓建築物的一切能在“Cradle 2 Cradle”的生命周期輪迴中持續的運行,取之於自然以及回歸到自然,這是建築師對於可持續性的積極反饋。

關於“cradle 2 cradle”,請看我的另一篇博文《被遺忘的建築生命周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