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建築的所謂美醜

所謂美醜原就屬於主觀的判斷,無損於物件的原生價值,也不涉及道德層面。因被稱爲醜陋而致惱羞成怒者,多半肇因於自己死要面子活受罪,是自己修養問題,不是旁人的無禮。有人面對批評一笑置之,是真君子。

最近對岸正舉辦第八屆《中國十大醜陋建築》評選活動,看到這消息報導,恐怕許多人直覺的反應就是用戲謔的觀點,端張小板凳備妥瓜子花生,準備以看好戲的心態來看待整個活動的過程。對此,身爲建築人是不是也該善用自己所學的建築冷熱知識,從設計專業的角度對這些候選的建築物做些分析與評量,思考一下爲什麽在成千上萬的建築物中單單它們會給挑選出來上架。也許從自己的觀點來衡量一下,看看這些建築究竟醜陋在哪裡?基於什麽樣的理由招致廣大群衆否定原設計者賦予它們的 “美”?

這項中國十大醜陋建築評選已經進行了八年,每年評選一屆,主辦的建築暢言網並不是用打鬧不羈的做法或者類似歌唱大賽那種商業操作的模式來舉辦,反而是基於一種嚴謹的態度從專業角度去突顯一些設計取向的不足和偏離,讓業界作爲他山之石以及反面教材。這種做法比起常見的某些只報喜不報憂、狀如圍爐取暖、相互拉抬似的所謂吹捧式建築評論,評選醜陋建築恐怕要有意義得多。

仔細看看《中國十大醜陋建築評選標準》的條列内容,主辦單位的説法是爲使評選活動更加嚴謹,突顯評選的專業性,經中國十大醜陋建築評審專家組審議通過,評選標準確定如下:
(1) 建築使用功能極不合理;
(2) 與周邊環境和自然條件極不和諧;
(3) 抄襲、山寨;
(4) 盲目崇洋、仿古;
(5) 折衷、拼凑;
(6) 盲目仿生;
(7) 刻意象徵、隱喻;
(8) 體態怪異、惡俗;
(9) 明知不可為而刻意爲之。

如果把這 9 項標準拿到我們台灣來衡量台灣的建築物,是否我們就能保證台灣的建築設計水平都在這個標準之上呢?環顧我們周遭,答案恐怕是否定的吧。

在對岸曾經流傳著一句話:「只要是那些有名的洋大腕出手,隨便在你衚衕裡丟進幾個王八蛋,就憑洋大腕的名頭,自然會有一群建築專業人上前膜拜贊嘆,還編排出一整個理論套路、X現代主義什麽的來文飾周全,那是就連洋大人自己都從來未曾想到過的深奧哪」。
想一想看,是否我們也曾經歷過相同的陣仗,爲了那些佳評如潮、被吹捧堆砌得有如天上人間的建築設計而感動莫名?

設計者常認為自己的作品天下無雙,但是旁觀的外人可沒有義務必須得跟著起舞、贊嘆。房屋蓋好了就杵在那馬路旁邊,佔領了大衆視野的一部分,總得付出點代價才是,既然强迫民衆每天抬頭不見低頭見,民衆當然有權批評好惡或給它起個 “別名”什麽的,而 “象形” 就是最直接的評述(※ 誰叫你把房屋設計成那種德行)。這算是一種建築評論嗎?算它是,也不全是,所謂 “建築評論”,可以從各種不同的角度與觀點引述申論,可以基於建築思潮、美術主義、功能用途、造形對比等方方面面,當然也可以從觀衆視覺感受的心理直覺爲之。

但無論何如,從來就沒有限定必須得由建築專業人士才可幹這種評論的活兒,更沒有律定必須擁有什麽博碩士學位證書或教授學者之類身份的才能開口評論。話語權是屬於普羅大衆的,一般平民百姓即使販夫走卒,只要看了覺得心裡有所感受抑或任何不爽,誰都能吐槽吆喝那麽幾聲,於是大褲衩有之、大銅錢有之、小蠻腰有之、大海龜有之、垃圾桶有之、秋褲亦有之。面向差評的設計者也別著惱,放寬心胸順順氣,至少人家還記得住你的作品什麽模樣,比起那種默默無聞的要好得多啦。

廣告

邊界條件

邊界條件(boundary condition)用來描述一種約束條件,不論是對運用方程式進行問題解算,或者是對模型執行模擬(simulation),預先設定操作數據範圍和行為限度至關重要。否則很可能造成模擬的結果逾越目標或者發生偏差不知所云,致使後續的解讀與分析失去意義和無法進行。就建築性能模擬來說,要正確設定邊界條件靠的是專業知識與足夠的實做經驗,才能劃定出需要的邊界條件。
(下面來個範例描述一下打鳥那個公案的邊界條件)


《邊界條件》

某日,老師在課堂上想考考學生們的智商,就問一個男孩說:
「樹上有十隻鳥,開槍打死一隻,還剩幾隻?」

男孩反問:「是無聲手槍麼?」
「不是。」
「槍聲有多大?」
「大約 80~100 分貝。」
「那就是說會震得耳朵疼?」
「是。」
「在這個城市裡打鳥犯不犯法?」
「不犯法。」
「您確定那隻鳥真的被打死啦?」
「確定。」

老師已經不耐煩了:「拜託,你告訴我還剩幾隻就行了,OK?」
「OK,鳥裡有沒有聾子?」
「沒有。」
「有沒有關在籠子裡的?」
「沒有。」
「邊上還有沒有其他的樹,樹上還有沒有其他鳥兒?」
「沒有。」
「方圓十里地呢?」
「就這麼一棵樹!」
「有沒有殘障或餓得飛不動的鳥?」
「沒有,都身體倍兒棒。」
「算不算懷孕肚子裡的小鳥?」
「都是公的。」
「都不可能懷孕?」
「………,決不可能。」
「打鳥的人眼裡有沒有花?保證是十隻?」
「沒有花,就十隻。」

老師腦門子上已經冒出了汗珠。
下課鈴響起,但男孩仍繼續問:「有沒有傻得不怕死的?」
「都怕死。」
「有沒有因為情侶被打中,自己留下來的?」
「笨蛋,之前不是說都是公的嘛!」
「會不會一槍打死兩隻?」
「不會。」
「一槍打死三隻呢?」
「不會。」
「四隻呢?」
「更不會!」
「五隻呢?」
「絕對不會!!!」
「那六隻總有可能吧?」
「除非你他媽的是豬生的才有可能!」
「…好吧,那麼所有的鳥都可以自由活動麼?」
「完全可以。」
「它們受到驚嚇起飛時,會不會驚慌失措而互相撞上?」
「不會,每只鳥都裝有衛星導航系統,而且可以自動飛行。」
「嗯,如果您的回答沒有騙人」 ,學生滿懷信心的回答:「打死的鳥兒要是掛在樹上沒掉下來,那麼就剩一隻,如果掉了下來,就一隻不剩。」

老師當即倒~~

Hello world! 哈囉!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