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BEI, GUBEI

古北新區二三事

2003年旅居上海時曾在古北新區住過好幾年,古北新區位於浦西長寧區,地近虹橋機場。落腳在古北有好幾個原因,其中一個就是為了那幾年經常需要跨省出差,有時一早趕到虹橋機場搭乘國內線第一班飛機出發,抵達目的地立刻趕著去開會,耍完一天以後,吃過晚餐再趕到那邊的機場搭乘末班飛機回上海。所謂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大陸的幅員廣闊,一天來回個兩三千公里算是平常。古北離虹橋機場很近,計程車沿著延安西路行駛跳一次錶就到了,如果你是住在上海其他地區,不管是走延安高架、內環高架、中環快速道或者外環道,光是堵在車陣裡跨越上海市就夠你受的,得花掉大量時間,還可能落掉預定的班機。並且在古北的那些小區周遭,全天都有計程車在排隊候客,不需要打電話叫車,任何時間只要你是拉著行李箱出門,不等你招手馬上會有空車開到你跟前。

古北新區並非行政區而是一處居住聚落,約在1995年前後由港資開發,找了法國建築師規劃設計,短時間內陸續興建了一大批跟當時內地房型不同且式樣相對比較新穎的公寓大樓,在那個區域裡我記得的有:維多利亞、鹿特丹、羅馬、巴黎、里昂、雅典、廣場、金獅、金馬、金鹿、翡翠、碧玉、寶石、名都城等等住宅樓,从廿多层大厦到五层公寓不等,其间穿插了少数低层别墅,合稱為「古北一期」。許多來自香港、台灣、日本、韓國、以及其他國家的外籍人士聚居於此,蔚為涉外社區。各國人民的生活習慣外在表現方式差異不小,走在古北的社區裡,你能聽到人們講話的嗓音音量從大到小依次為:上海人、韓國人、中國內地人、香港人、台灣人、日本人,而日本人走在路上基本沒什麼說話聲,即使說話也是低聲交談。外來人口中以台灣人的人數最多,走在街上聽到經過你身邊的人口裡講的是台式口語和腔調,不用說,咱們台灣老鄉!在十字路口遇上紅燈,會停下來等綠燈的,不用說,一定是咱們台灣老鄉。古北一期開發的年代,大陸房地產熱潮尚未興起,古北新區在當時名聲大噪備受矚目,在上海人眼裡看古北,就像當年台北人看天母一樣。

其後,上海市在古北一期東面隔著古北路,又劃設了一塊古北二期用地。從2005年起趁著上海房地產飆漲的熱潮,許多大型房產開發商投身其中,古北二期的許多高價位住宅大樓遂拔地而起,二期的中心位置規劃了一條很寬敞的景觀步行街,綠樹成蔭一路向西延伸,隔著古北路跟古北一期的黃金城道遙相銜接。然而兩個區塊間被寬闊的古北路和綠帶隔開了百米距離,並且古北二期的 “味道” 跟古北一期差別很大,雖然才過去十幾年,一期已經顯得房屋老舊,戶型面積也較小,而二期是新近完成大門大戶的豪宅,兩個區塊在屬性上顯得有些格格不入,實際上一二期之間生活的關聯性並不如預期能融合在一起,已經成熟發展的古北一期還是自成其生活體系。城市裡開闢了一條又一條既寬且直的大馬路,這些縱橫交錯的道路雖然解決了城市交通的需求,卻像一把又一把的利刃,把地區性商業與人文的聯繫切割得支離破碎。城市規劃者可曾設身處地的為在地的居民想過,城市真正的住居精神是什麼?

南北向穿過古北一期的主要道路是一條水城南路,寬度僅20米,因而起不到隔離作用,路兩側的商業氣氛得以相互結合。水城南路上有幾家跟我們台灣人生活次文化比較接近的店頭,諸如家樂福、極品軒、上島咖啡、避風塘、鹿港小鎮、天廚、鼎泰豐、半畝園、天福名茶、寶島眼鏡等等,以及位在另一條東西走向的黃金城道上,有陳天浩的芝麻開門兒童攝影、千秋膳房、曼都髮廊…,榮華東道上的鹿港老鎮…等等,更遠些還有一家欣葉。使得古北新區和附近的仙霞路、虹梅路、金匯路一帶形成了外號叫「小台北」的生活圈,台灣人在此頻繁出沒,或相約在此言事、或經營商店餐館、或居住在這些大樓社區裡。漫步在其間,隨時有可能在馬路轉角遇見在台灣多年不見的朋友或者一些來自台灣的知名人士。

棲身在古北新區及附近小區裡的日本人很多,日本人也以古北新區為居停的中心點,黃金城道周遭開了不少日式料理店、居酒屋,雖然多半是台灣人或大陸人所經營的,可是為了招徠日本客就在店招上加上不少日文,店員的制服穿著也類似和服,甚至踩著高底木屐。日本人知道他們的祖先於抗戰時期在長三角這一帶幹了不少壞事,因此在住上海的日本人都低調到不行,走在路上除非必要絕不開口,免得被認出國籍來招惹上麻煩。每次中國跟日本間發生齟齬,古北新區就成了重災區,有些激動的大陸民眾就會成群結隊遊行到此喧囂示威,甚至向那些店招上寫了日文的料理店扔石頭、砸玻璃洩憤。那些日式料理店被搞了兩次以後變得聰明了,每次只要看到一車車警用巴士運來數百名身著制服的警察前來佈陣站崗,就很有默契的在遊行隊伍到來之前早早在門口掛上五星旗,派出店裡跑堂的小弟穿回中式服裝,站在門口朝著遊行的人潮吶喊:「我們是中國人不是日本人」。這種時候時在上海的日本人多半有如驚弓之鳥,躲在家裡不敢出門。

 去年,在中日兩國為釣魚台事件鬧得不可開交的那段時期,看到一位住在古北的朋友在微博上寫著,有天他去水城路與仙霞路口附近的菜市場買菜,聽到一位日籍家庭主婦在旁邊要買肉,她首先不是問肉價多少錢,而是說:「釣魚島是中國的,我買肉。」

——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