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若核四未商轉 2.2萬人恐失業》的猜想

對於《若核四未商轉 2.2萬人恐失業》的猜想

原報導鏈接 http://udn.com/NEWS/FINANCE/FIN1/8090397.shtml

這是聯合新聞網上2013年8月13日的一篇報導,首先轉載這篇報導中的兩段文字:
(1) 第一段
“經建會最新的「核四存廢對經濟影響報告」出爐,報告根據模型推估,如果核四未商轉,在 2025 年,核一、二、三廠已如期除役,當年度國內生產毛額(GDP)將減少 1345 億元,經濟成長率下跌 0.58%。GDP 縮水連帶影響就業機會,預估減少 0.19% 就業率,約 22500 多人將因此失業。”

(2) 第二段
“報告強調,一旦因核四停建引發的缺、限電問題,積體電路或光學產品兩大核心產業,恐面臨無法即時交貨的窘境,隨之而來的就是違約賠償問題,且在不能確保電力供應無虞,又電價高昂的狀況下,將影響企業投資意願。”

現在那份報告尚未公示於眾,不知其詳。竊以為以利用這麼簡略的新聞稿方式透露預測結果,似乎不夠嚴謹,如果用數學模型算出的是這樣的負面結果,是不是應該同時公佈這個模型所用的全部假設值數據?不公開完整數據,我們庶民就只能按照對大環境所認知的情況做出一個又一個猜想!並且既然針對的是核能電廠存廢產生的影響做評估,那麼是不是應該把“萬一”發生核災事故,那年及以後所引發對 GDP 以及失業率的影響一併放進來做比較?

對 GDP 縮水多少、失業率上升多少我們庶民無緣置喙,那是專家們經由數學模型模擬的結果,自有其理由。我只對報導中那句『報告強調,一旦因核四停建引發的缺、限電問題』寄予關注。為什麼說核四停建必然會引發缺電乃至限電?是基於哪些假設所生成的是如此肯定的結論,如果還是拿每年用電量都會成長 4% 做為未來電力成長的指標,那麼我斗膽請問一句:『未來民生用電和工業用電都確定會持續成長嗎?』這該是個值得公開探討的議題。

按照台電的統計,包括家庭用電和服務業用電在內的民生用電量在總用電量裡目前所佔的比例各為 20%,兩者合計 40% 算起來不少,在政府和民間努力推動節能下,近三年來民生用電量已經不增反減,能告訴我們去年 (2012年) 民生用電量節省了多少億度嗎?至於在總用電量裡佔了 52% 的工業用電方面,以當前經濟持續蕭條和 GDP 難以回升到 5 以上甚至二位數的前景,對未來工業用電量的成長幅度是根據哪些數據預測的呢?該不會是按照其中佔了 25% 的高耗能工業當前用電量做出的推估吧?我斗膽的再問個問題,未來的局勢發展有沒有用電量零成長甚至負成長的可能?

為何 GDP 恐怕難以回升到高位?這要從「人口機會窗口」說起,1990 那年台灣的人口扶養比降到 50% 以下,15- 64 歲年齡段的工作年齡人口(勞動人口)數量首度超過受扶養人口(非勞動人口,包括老人與孩童)的數量,明確的說法是人口機會窗口打開了,台灣進入「人口紅利期」,這是各國公認的創投發展機會。那時國民的年齡中位數僅 27.5 歲,顯現出年輕與勞動力旺盛,因而國際資金持續流進來投資創富,除了我們自己的努力以外,引進國際資金投資才是促進一個地區快速提升景氣的活水源泉,台灣的經濟因而飛躍成長,社會快速積累財富。然而在理論上這種「榮景」頂多維持到 2027 年,因為扶養比將再度上升到 50% 以上,工作年齡人口數少於受扶養人口之後,人口紅利期遂將結束。然而在此同時國民的年齡中位數已經升高到了 46.8 歲,並且台灣的總人口數也開始減少,預示了勞動力趨向老化與持續萎縮。意味著過了 2012-2015 年人口紅利最大期之後,經濟將逐漸走上衰退之路,外資與國際熱錢不免抽離台灣,去尋找另一處「處在人口紅利期內」的國家或地區注入資金投資獲利。熱錢轉移的速度非常快(否則怎能叫做熱錢),屆時台灣本地的閒置資金恐怕接著被套牢。有人不認為如此,一再拿某些非洲貧困國家扶養比很低的事實做為反面例證,但是經濟體制不同下,拿來做比較並不合適。我們只要看看鄰近的日本國的近十年的景況,就能比擬出日後我們可能遇上的情況。

當前 2013 年台灣正處於勞動力的歷史高點,介於 15- 64 歲間的勞動人口佔總人口數的 74.5%,原該是整個社會生氣勃發的繁榮階段,不能否認勞動階層大家都很努力打拼,超時工作、不漲薪資,但是整體經濟表現卻顯得如此蕭條沉悶,GDP 低落到幾乎難以為繼。為何會如此?官員琅琅上口的理由可能很多,竊以為只要未到 “野有餓殍路有凍死骨” 的階段,那些理由都不重要。重點在於核四商轉後能向國際投射出的印象:「台灣是個不缺電、不缺水、人員素質高、工資卻低廉的地區,投資獲利的環境良好」,藉此盡量推遲因為人口機會窗口關閉而導致國際資金撤離台灣的腳步,為台灣多爭取些寶貴的應變時間。然而按照政府現在的做法,為了要庶民同意讓核四商轉而大張旗鼓宣傳負面的後果,到處嚷嚷著核四若不商轉台灣就會缺電限電,還準備利用公投梭哈賭倍。可萬一擦槍走火商轉不成,不但留不住外商投資,恐怕就連本國商人也會毫不留情的出走。未來我們是否還會再有經濟榮景,讓工業用電量有機會再度成長攀升實難預料。現在核四商轉與不商轉恐怕早已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你說我反核嗎?不反!你說我擁核嗎?也不擁!但是我反對那種賭天九牌一翻兩瞪眼式的倉促公投。我相信絕大多數庶民對電力結構與經濟發展什麼的並不了解甚至不關心,庶民們更不清楚這類激情式公投的後果,憑什麼不去投票就代表贊成商轉?這種技術犯規式的偷渡心理只會引發更多的反對與反抗。

政府身為被人民信託的管理者與執行者,決不能自以為是的假定庶民百姓全都跟官員、專家學者他們一樣懂得核電的細節,更不能僅公佈些充斥著專業語言與數據的評估報告就認為所有庶民們都該了然於胸,你沒看懂內容嗎?你活該!也不應弄些不甚高明的口號式宣傳就以為庶民會跟著吶喊。你們捂起來的東西越多,庶民就會認定那些不透明的部份裡一定包藏禍心。

政府在對核四問題失能且失語了這麼多年之後,此刻是否應該用庶民聽得懂的非專業語言,耐心向庶民鉅細靡遺的說清楚講明白,核四商轉與不商轉對庶民各有什麼好處和壞處,而不是讓庶民覺得商轉了只會漲電價,不商轉除了漲電價還要限電這種毫無邏輯的印象。如果核四不商轉,在什麼情況下得限電,未來必須拉閘限電時,是先找高耗能大工廠開刀,還是直接叫庶民家裡通通黑燈瞎火。萬一核電廠出現核災,我們庶民該怎麼應對,有多少反應時間,從我們現在的住處可以經由哪些道路和交通工具逃到哪裡避難,政府建立了哪些協助庶民避災的編組和應變計畫,在我們住處附近哪裡能獲得協助,我們在核災事件中可能遭受哪些損失和傷害、預後如何…等等。讓庶民了解未來最不利的狀況與有效的防災自救方法,充分考慮得失以後再做出商轉或不商轉的決定。絕不是拍著胸脯保證說一切都沒事,萬一有事台電會斷然處置,斷然處置一定有效這種話恐怕只有官員們自己會相信。

恕我直言,這是殘酷而現實的遊戲規則也是宿命,並不存在是非對錯,日本國的國情亦復如是,殷鑑不遠,比台灣早十幾年發生而已。台灣從 1983 年總生育率跌破 2.1 卻未能力謀補救,以致生育率如江河日下一路下跌到當前的 1.1 左右,遠低於世代人口替換率,我們已經永遠錯失了挽救國家老化的機會,豈是一句 “少子化趨勢” 就能交待過去,人口出生率的另一面稱為人口投資,因為孩童是青壯年工作人口的唯一來源,並且唯有女孩未來才有機會生育再下一代。當人口替換率跌進負值,現在已經出現學校減班撤校,再過不了幾年就會出現勞動力不足,未來只會一路走進超高齡社會無法再回頭。不需超過 10 年,房市、股市與匯市因為外資與熱錢抽離而將失去主要的支撐點,別小看外資與熱錢翻雲覆雨的力量,股匯市若跌穿,即使績優的本國企業照樣會哀鴻遍野奄奄一息,上市企業募集資金的來源不就是股市嗎?接下去會怎樣?哪一方會進來填補外資抽離後資本市場的真空,不用說白了吧。